车市这半年 造车新势力风光背后隐忧不断
2019
07/11
汽势传媒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国造车新势力融资规模已超过2000亿元,而从今年上半年来看,造车新势力们似乎也迎来了融资的“高光时刻”。从获得融资情况来看,趋于冷静的资本将更多关注有量产车型和清晰商业模型造车新势力,这也意味着当前造车新势力需要跨越的第一道门槛是尽快实现量产和交付,挤入头部阵营。

开启交付、喜获融资、人才招揽、工厂动工、布局出行,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们大张旗鼓的动作,似乎正在不遗余力地向市场和资本展示着自己实力。但一直被“唱衰”的新势力,在表面的风光背后何尝不是暗潮涌动。

两个月内5起疑似“自燃”事件将造车新势力推到风口浪尖的蔚来,未实现量产其创始人转投对手后背负欠款的拜腾,还未实现量产就“腹死胎中”的帝特律……这些被掩盖在风光下的苦楚,或许才是大多数新势力的常态。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有超过480余家新能源车制造商,但最后能活下来的或许只有三五家,剩下的那些或许最终会在造车路上消失殆尽。

 

事实上,汽车行业本就是有高资本投入壁垒的行业,对于新势力“头部企业”蔚来、小鹏、威马等企业,无不面临资金问题,在传统车企尚且面临压力的大环境中,造车新势力的融资能力更加成为了能否存活下去的关键。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国造车新势力融资规模已超过2000亿元,而从今年上半年来看,造车新势力们似乎也迎来了融资的“高光时刻”。

今年3月,威马汽车打响了造车新势力融资进程的“第一枪”,完成了总额30亿元的C轮融资。在4月的上海uu快三上,天际汽车宣布获得超过20亿元的A轮融资,合众汽车也宣布完成了B轮的30亿元融资。

 

进入5月份,爱驰汽车获得10亿元融资,奇点汽车的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新增近633万元,新特汽车也完成了B轮融资,估值已达到独角兽体量。

 

同样在5月底,蔚来汽车迎来今年以来造车新势力最大的一笔融资,融资规模为100亿元,投资方为北京亦庄国投。

6月3日,博郡汽车宣布已与中化国际旗下的银鞍资本正式签署投资合作协议,获得融资25亿。6月17日,有消息称理想汽车将开启C轮5亿美元的融资……

 

据汽势Auto-First所了解,今年上半年至少有10家新势力完成了总值超过200亿元的融资。但从获得融资情况来看,趋于冷静的资本将更多关注有量产车型和清晰商业模型造车新势力,这也意味着当前造车新势力需要跨越的第一道门槛是尽快实现量产和交付,挤入头部阵营。

 

然而,目前国内几十家乘用车新势力车企中仅有7家同时取得了发改委、工信部的“双资质”,大多数新势力只能背靠着传统车企来实现 “借腹生子”。

从最早的江淮蔚来、小鹏海马、力帆与车和家(后更名理想汽车),到近期的东风悦达起亚和华人运通、绿驰和长安铃木等,代工合作已经广泛被造车新势力采纳,当然合作的方式也大有不同。5月24日,绿驰汽车与长安汽车战略合作暨绿驰汽车与长安铃木联合制造签约仪式在重庆举行。不仅解决了长安铃木大部分产能的闲置问题,也解决了绿驰造车资质的困扰。

6月5日消息,江铃控股获爱驰汽车17.5亿元增资,此次增资完成后爱驰汽车将以50%的股权成为江铃控股的最大股东。借此机会,爱驰汽车正式宣布获得生产资质,为今年下半年爱驰U5的上市铺路。

 

6月16日,华人运通、悦达集团和东风悦达起亚共同宣布,就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供应链等领域展开多方面的合作。东风悦达起亚将把位于江苏盐城的第一工厂经过改造后以“长期租赁”的形式,出租给华人运通生产新能源汽车,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改造。

 

一个是受资质、技术和成本影响,没有“准生证”的造车新势力,另一个是产能过剩,亟待释放的传统车企。在代工合作的同时,进行造车理念和技术的交换与学习,传统车企手握资质,也用富余的产能给予新造车势力更多进入车市竞争的机会,一拍即合一举多得。

 

从拼PPT到拼融资、拼交付,2019年被业内普遍认为是中国造车新势力集中交付的元年。然而截至目前,已经实现交付的造车新势力仅有8家,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合众、新特、云度、前途和刚刚实现交付的零跑。

其中,真正能够有交付量来比拼的只有蔚来、威马和小鹏三家头部企业。数据显示,今年1-5月,国内造车新势力共计售出20732辆,其中,小鹏、蔚来和威马分别交付7359、6389、5556辆新车。相比之下,其余新势力企业则被远远甩在身后。

 

但即便是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也并不能和传统车企的销量相提并论,目前新势力的主要市场大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中,在全国范围内品牌影响力依旧相当弱,据统计这三家企业合计的份额仅约为新能源市场的7%。从销量榜单来看,前十名也未见造车新势力身影。

更何况即便交付了也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蔚来自燃,威马质量问题频出无一不在考验新势力的可靠度。

 

事实上,风光背后依然是是难以厘清的泡沫和水分,即便是头部阵营的蔚来、威马也经常受到自燃、死机等负面事件的缠绕。

6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消息,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受委托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自2019年6月27日起,召回部分搭载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蔚来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

 

蔚来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在蔚来宣布召回后解释了召回原因,表示:“由于此次召回的电池包箱体和我司供应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可能出现低压采样线束短路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随后蔚来方面也迅速做出回应,表示将为所有召回车辆免费更换搭载规格型号为NEV-P102模组的电池包。且2018年10月20日之后生产的70kwh电池包皆搭载规格型号为NEV-P102的模组,模组内部结构采用不同设计,没有上述安全隐患。蔚来承诺,会对所有因电池质量安全事故造成的用户财产损失依法进行赔付。

这也是造车新势力首度召回,而对于蔚来的这次召回,业内也有种声音。一方面,有人认为蔚来汽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的态度值得称赞,召回是车企成长过程中必经的一个阶段,要给新企业包容。有的人则认为,初创车企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对传统汽车制造没有足够的敬畏之心,为了抢占窗口期快速将不成熟的产品推向市场。

 

车市寒冬下,虽然新势力也在积极建设自己的“护城河”,但其技术、资金、底蕴等都在限制着进一步发展。归根结底,谁能留在最后的牌桌上,成为与传统势力争夺话语权的玩家,还是市场说了算。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