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厂/代工/电动化改造 车企被动应对产能过剩
2019
08/13
uu快三
李春玲
  截止到7月底,持续下滑13个月的中国车市并未迎来好转,大多车企都面临利润、销量双下滑。此时,被视作行业隐忧的产能过剩问题进一步显现,企业多余闲置产能如何处理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

截止到7月底,持续下滑13个月的中国车市并未迎来好转,大多车企都面临利润、销量双下滑。此时,被视作行业隐忧的产能过剩问题进一步显现。

1、第二季度汽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仅76.2% 产能结构性过剩明显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汽车制造产能利用率为76.2%,比一季度下降2.1个百分点。

但中国汽车行业产能过剩呈现出明显的结构性特点:以“双田”为主的日系车产能得到充分利用;欧系呈现两极分化,德系豪华品牌产能利用率高,法系已降至冰点;美韩系及自主品牌均不乐观,大多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低于盈亏平衡点。业内普遍认为,工厂通常需要产能利用率超过80%才能保持稳定。

以下梳理了18家车企的产能利用情况。

2019年上半年车企产能利用率(万辆)
企业
上半年产量
年产能
产能利用率
企业
上半年产量
年产能
产能利用率
北京奔驰
27.6
50
110%
长城汽车
43.04
133
65%
华晨宝马
24.5
50
98%
长安福特
7.2
160
9%
一汽-大众
89.3
251
71%
长安PSA
102辆
20
不足1%
一汽丰田
36.85
77.2
95%
东风神龙
6.7
84
16%
广汽丰田
28.91
50
116%
东风悦达起亚
15.4
75(未计入关停的第一工厂)
41%
广汽本田
37.75
72
105%
东风裕隆
487辆
24
不足1%
东风本田
36.1
60
120%
北京现代
31.4
155
20.30%
吉利汽车
65.36
117
112%
海马汽车
1.27
60
4%
上汽通用
81.5
251
65%
众泰汽车
10.35
150
14%
数据来源:uu快三——企业情报栏目

2、关厂/代工/电动化改造成车企应对产能过剩紧急方案

鉴于当下的市场形势,企业多余闲置产能如何处理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这也是近期频频曝出车企工厂停工、出售、代工及结构调整的原因。

2.1 神龙汽车:关厂、裁员,出售工厂

早在2018年,东风汽车就试图说服其他两家合作伙伴——本田和日产接管标致雪铁龙在中国的一家装配厂。今年7月份,PSA发言人透露,该公司正努力改变其在中国的业务模式,其中一个选择“可能是向其他汽车制造商提供工厂租赁”以解决产能问题。 

而据最新消息,7月标致雪铁龙全球总裁唐唯实已与东风汽车董事长竺延风达成协议,同意神龙汽车关闭武汉一工厂,并出售闲置的武汉二工厂,同时削减一半员工至4000人。

2.2东风悦达起亚:为华人运通代工

东风悦达起亚也在6月中旬宣布,位于江苏盐城的第一工厂停止生产,经过改造升级后,将以“长期租赁”的形式为新造车企业华人运通生产新能源汽车。东风悦达起亚代工生产华人运通的背后,是其年销量从60万辆量级腰斩至30万辆级,亟须消化多余产能。

此外,东风裕隆、东风风光、东风雷诺、东风英菲尼迪等东风系合资车企,均因销量下滑加剧了产能过剩问题。其中,东风裕隆目前有24万辆年产能,而其今年上半年总产量仅487辆,产能闲置的现状难以掩盖。

2.3 北京现代:北京第一工厂停产 重庆工厂电动化改造

北京现代目前有北京三家工厂以及沧州基地和重庆基地五大工厂,总产能155万辆。早在1月份,北京现代就被爆出北京工厂裁员2000人的消息,此后在3月10日,现代汽车正式宣布北京现代第一工厂(年产能30万辆)停产。

即使第一工厂停产,北京现代产能压力依然不小。4月份开始,北京现代对其重庆工厂(30万辆产能)进行电动化改造,以提升产能利用率。未来,该工厂将同时兼顾传统燃油车与新能源汽车生产。同时,北京现代还计划适时削减重庆工厂产能。

此外,北京现代正对其北京第二工厂进行改造,以提高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产量,预计将增产索纳塔、领动的插电混动车型。

北京现代对两大工厂的电动化改造,是其启动新一轮电动化扩张的标志;同时,新能源汽车生产过程自动化率更高,有助于提升投入产出比。

2.4 长安福特:加快新品投产,并且开始裁员

由于销量持续萎缩,长安福特上半年的产能利用率不足10%。福特正试图改变现状,公司计划针对消费者需求和市场形势进行调整,加快投产新产品,提高销量。按照计划,福特在中国将在3年之内推出30多款新车型。此前,2019年3月消息,长安福特已开始裁减数千名员工。

2.5 长安铃木:为绿驰汽车代工生产新能源车

2019年5月24日,绿驰汽车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时签署了绿驰汽车与长安铃木联合制造的合作协议,绿驰汽车将在长安铃木第二工厂联合制造绿驰新款车型。

长安铃木此次为绿驰汽车代工的背景是:2018年长安铃木销量仅为4.83万辆,约50万辆的总产能大部分处于闲置状态;长安铃木已经为长安自主品牌代工生产部分产品,不过长安自主版块目前同样面临产能过剩。

2.6 长安PSA:代工生产长安车型 正制定新战略

根据中汽协数据,今年上半年,长安PSA合资工厂仅生产102辆汽车,这意味着工厂20万辆产能基本处于闲置状态。目前,长安PSA深圳工厂已经开始通过代工生产长安自主车型的方式缓解产能过剩,如上市不久的CS85 COUPE、逸动纯电动版等车型均在该工厂生产。此外,DS品牌正在制定一项新的战略,以支持PSA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

2.7 其它

除了上述车企,8月有媒体报道称,长丰猎豹汽车因经营亏损严重,被曝实行员工集体降薪和工厂停产的举措;北汽银翔2018年7月至12月曾停产5个月,之后在合川政府及北汽集团合作下实现复产,但一直是艰难运营,北汽银翔或面临重组“卖身”;更早之前,2019年4月底,一汽夏利宣布以工厂、设备等出资与博郡成立合资公司;2018年5月,北汽股份将顺义基地(原绅宝生产基地)转给北京奔驰,生产奔驰高端新能源汽车……还有不少汽车品牌陷入经营困境,包括长丰猎豹、华泰汽车、重庆力帆等,这些被市场边缘化的企业更是产能过剩的重灾区。

3、产能供需严重失衡 工厂关停并转将常态化

基于目前的市场环境,短期内汽车产业很难再出现大幅增长。由于车企产能扩张计划已在前几年完成,难以及时止步,产能还将继续扩张。

一方面是需求量的不断下滑,一方面是车企储备产能逐年投产,产能负担将让一众企业不堪重负。同时,车市下行遇上产业转型升级,车企经营状况堪忧。未来两年,工厂的关停并转将成常态,弱势车企将被淘汰。

版权声明:本文为uu快三原创,转载请务必在文章开头明确标注来源和作者为【uu快三】,同时,要保证文章内容的完整性。

THE END